手残半文盲,脑洞清奇文力渣。

全职黄喻黄,黄攻杂食,自娱自乐。

名柯波本/安室透/降谷零中心,一个段子手。

断后路,摸个短篇出来,零→ 秀,没确立关系也没搞过的那种,攻受立场还没有定,中心内容是“他真好看我想上他……这想法哪里有点不对”。

[黄叶]香烟和心率

- 两人同居前提


半夜一点多点,打完游戏的黄少天心满意足,抱着枕头去催叶修下线睡觉。出发点很正经,目的十分不良,一看就是想蹭床。


“我说该睡了吧?老叶啊,熬夜导致反应迟缓,第二天状态不稳看你还怎么你们给队里那帮小新人训练。”黄少天夹着枕头,胳膊搭在椅背上。他盯着电脑屏幕,余光扫着叶修专注神情跟敲键盘动作,煞有介事地说。


“你看我手还稳着……”叶修咬着烟应付,含糊说一句,烟尾火星又明灭了一下。他按了下键盘,快捷键QQ窗口调出来,香烟夹到手指间,熟练地弹掉烟尾积的烟灰,重新叼回嘴角。“收尾呢,夜里后续工作都得交代好。”


黄少天皱皱鼻子,随口说,“什么事都要...

“我无法赞同,你要讲先来后到。”


“近水楼台,先得月光,请问有谁要跟你先来后到吗?”

[睡前故事]艾莉和小兔子

一个睡前故事。


这有一个普通的称得上是富裕的家庭,有一对忙于工作的大人,他们的小姑娘叫艾莉。

或许该叫她艾莉小公主,不是在说她有着骄纵的性格,她很好,她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,于是就变得知书达理。

之所以说“小公主”,是因为她有特别的习惯,她喜欢的很多东西都有会两个,漂亮的小皇冠发卡、剔透的水晶蝴蝶胸针、光滑丝面的缎带蝴蝶结。

一个放在抽屉里,一个白天戴在她的身上。

大人们问她原因的时候,她也会清晰地解释:“我喜欢它,非常喜欢,但是如果有一天它坏掉了怎么办呢?”

大人们没有时间陪伴她,就尽可能地满足她的小小的要求。

没有人告诉她,有备份的情况下,就不会对经常使用的东西那么在意。...

[黄别/段子]打个游戏

黄少天和刘小别打游戏,黄少天一边打,一边跟他讲在苏黎世的经历。


“刘小别同志,我跟你说过这次世邀赛没有?我这次见到瑞典队的时候,第一面,就被打败了。”


他语气凝重又严肃,继续强调道,“毫无还手之力的那种,心服口服,当然身体也服。”


刘小别有点惊讶,有了点兴趣:“谁啊能战胜你。”


“他们队那个大波美女,深V,紧身热裤。”


然后刘小别输了游戏,气得打他。


1 / 6

© 湛露清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