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残半文盲,脑洞清奇文力渣。

全职黄喻黄,黄攻杂食,自娱自乐。

名柯波本/安室透/降谷零中心,一个段子手。

[安赤/零秀]Sight

- 跑一条耍流氓的鱼


莱伊喜欢通过狙击镜看接近任务对象的波本的脸、生动的表情和演技。


那是一种意外的尖锐的好奇感,仿佛可以将这个暂时搭档的棘手的男人列为目标一样,从脊椎激起的战意。


仿佛他们生来就应该是势均力敌的强劲对手。


他在瞄准,十字的准星在对方漂亮的脸上游移晃动。这种感觉很快成为了一种占据上风的满足感,和志在必得的快感。


波本当然能感受到,他对莱伊的表面态度一向看似很友好,话里却带着敌意、疏离和刺。


身为卧底的搜查官,他当然也很擅长一件事,假装忍耐。


后来在他们双双揭露了卧底身份、滚上了床的时候,降谷零用手指缓缓抚摸着赤...

[全职+名柯]理想型

*这是一个跨剧组邪教

“喜欢的类型是你话多的时候也不会嫌弃你的人……这不就是我吗??”黄少天指着新出来的官方设定,甚至敲了敲那块文字,得意又自信地说。

“毕竟话再多遇到你也只能甘拜下风,对吧?”难得有假期,套着围裙亲自下厨的降谷零无奈地一耸肩膀,妥协地对他露出微笑。

明朗的人那一条也符合呢,少天。

断后路,摸个短篇出来,零→ 秀,没确立关系也没搞过的那种,攻受立场还没有定,中心内容是“他真好看我想上他……这想法哪里有点不对”。

[黄叶]香烟和心率

- 两人同居前提


半夜一点多点,打完游戏的黄少天心满意足,抱着枕头去催叶修下线睡觉。出发点很正经,目的十分不良,一看就是想蹭床。


“我说该睡了吧?老叶啊,熬夜导致反应迟缓,第二天状态不稳看你还怎么你们给队里那帮小新人训练。”黄少天夹着枕头,胳膊搭在椅背上。他盯着电脑屏幕,余光扫着叶修专注神情跟敲键盘动作,煞有介事地说。


“你看我手还稳着……”叶修咬着烟应付,含糊说一句,烟尾火星又明灭了一下。他按了下键盘,快捷键QQ窗口调出来,香烟夹到手指间,熟练地弹掉烟尾积的烟灰,重新叼回嘴角。“收尾呢,夜里后续工作都得交代好。”


黄少天皱皱鼻子,随口说,“什么事都要...

“我无法赞同,你要讲先来后到。”


“近水楼台,先得月光,请问有谁要跟你先来后到吗?”

1 / 6

© 湛露清疏 | Powered by LOFTER